当前位置:石狮子 > 陕北石雕狮子独特的审美

陕北石雕狮子独特的审美

陕北石雕狮子以丰富的内涵和饱满的形神与美仪扎根在民间,可以说是民间文化、民间生活创造的视觉盛宴。
发布时间: 访问人次:192 相关标签:

陕北石雕狮子以丰富的内涵和饱满的形神与美仪扎根在民间,可以说是民间文化、民间生活创造的视觉盛宴。石雕狮子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具有两种存在方式,一种是意识形态的精神性的文化形式,另一种是物质形态的文化样式。二者的潜隐程度不同表现的功能意义、功能作用也就不尽相同。

石雕狮子独特的审美包括了石雕狮子的结构、形象以及它各个组成部分。

陕北石雕狮子展示的是“全”而“粹”的民间艺术形态,它以“虚”和“实”的表现特征讴歌了生命的不屈不挠。可以说石雕狮子是一个“妙中增妙新中更新”的艺术品种,它把精思与巧构深藏在“拙”而“简”的表现手段之中,体现出了“感物而动”与“通灵感物”的潜在意识。同时石雕狮子以“无定法”以及“拙中生美”与“藏劲于圆”的独特艺术手段创造出了它独特的艺境。

汉白玉商场大门大型高墩石狮子

美是形象而不是概念。美给我们提供的是精神的怡悦和心灵的享受而不是抽象的理论与思考。我们对石雕狮子呈现出的美的样式不能一概而论,需要细化细分,需要归类和约束。

从石雕狮子的源于流、虚与实、风格与体势来看它有自己独特的审美特征。

陕北石雕狮虽然不是用珍贵的材料凿刻而成其自身也没有强大的体魄但是它仍能透过石质的“笋皮”迸发出属于自己独有的古雅韵趣。

它的神韵高浑而沉雄是民间石匠们最朴素的精神理解最峻厚的情感寄托。

1.4米青石雕刻献钱狮

陕北石雕狮虽然是民间匠人“无心于做”的艺术作品但无处不体现着他们“触手即变”的对美的追求。

民间工匠用“由象识心拘象表心”的祖传旧法寄予了石雕狮子足够的天资天质。

与此同时石雕狮子的雕刻仍然保存着古老的凿刻技艺体现了理性与智性对民间传统文化的统领。

“得法”是石狮技艺能够传递千年的保障也是石狮艺术具有本色的姿态和深厚内涵的根本。

石雕狮子是有着地域色彩的民间美术形式它依然保持着与传统文化的联系。

黑色大理石北京狮石雕

石雕狮子胸肌线条的挺括、背部线条的流畅、基座线条的凝重一同构筑了独特的立体、平面以及色彩上的视觉审美。

这种独特的线条语言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书法中“空”和“白”布局的影响。

这种表现方法被运用到石雕狮子的雕刻过程中使石雕狮子的形象中包涵着神韵旷远的意境。

虽然石雕狮子是粗手大脚的民间工匠“娱神”、“酬神”的创作但它依然保持着格凋致远的审美品格它的洗练与真切之术尤其令人叫绝。

1.3米汉白玉中式石雕狮子

民间工匠掌握了简洁的妙用。

所以真切在石雕狮子作品中表现得十分明显第一表现在情真第二表现在貌真。

真切与洗练有关。

几乎所有具备了真切之美的艺术都具有洗练的前提。

换言之所有洗练的艺术它也必然具备真切的表达方法。

所以石雕狮子是人品的是神品妙品能品逸品。

“以拙取巧合而成雅”这就是石雕狮子人格、人品的逻辑与理由。

虽然石雕狮子的石质粗砺甚至粗糙雕工似乎也显得草率甚至有些野莽但它始终保持着对于狮子人格化的“血”与“肉”的强调保持着对狮子精神境界的“宽厚”以及形骸层面的“妩媚”的强调。

大理石石刻狮子石雕

石雕狮子基本上是不敷彩、不施釉的保持着“素面朝天”的本真色彩。

但是我们也发现了许多用朱漆、黄漆、粉漆涂染过的石雕狮子作品。

其实这种为石雕狮子“开面”和“点睛”的方法是传统的习惯。

石雕狮子的使用者相沿成习的用朱漆、黄漆、粉靛漆为狮子“开面”、“点睛”以此方法表示对家庭内部这个“狮娃”的承认。

朱漆、黄漆以及粉靛漆像血肉一样地敷在石雕狮子的脖颈与胸骨之间使之更具人性化、人格化意味。

虽然石雕狮子是以“狮子”为基本雏形但在千余年的发展流变当中朴素的石刻工匠赋予狮子许多特殊特异的“变相”与“变术”使石雕狮子更接近理想的瑞兽更贴近生活的需要。

在许多石雕狮子的作品当中复合了行龙与灵猴、杂揉了虎与猪等其他家畜家禽的形骸。

可以说在石雕狮子作品当中潜伏着与十二生肖、与八大瑞兽的联系。

为着使石雕狮子这一民间艺术品种常青常新一代一代的石刻工匠按照现实生活的逻辑行为试探着赋予石雕狮子的独立生命。

那些历代的石刻工匠始终在试探着赋予狮子性格特征、风格特征始终在摸索和探寻更为丰富的表现石狮子的特殊元素和特殊符号。

客服微信二维码 扫码快速沟通 电话/微信(同号) 135-8216-1651 返回顶部